吟昊

400

有些顯然是同一人的分身,麻煩不要幫我增加粉絲數……囧

這裡放的圖,涉及政治的只有這張(反戰)

平常嘴炮都是在微博,pH<7那種的

-----

三月病延續至春假

2017-03-26
/  标签: 400

群活動插圖,搭配 @雅正的姑苏蓝兔 的文

魔道祖兔雙道番外.識君

不好意思轉貼那篇就隱囉~對有留言的朋友道個歉~

群號:592238455(白雪觀大澡堂)

-----------------------

我畫的兔兔

大概是魔道同人有史以來最暴力的→_→

這個包裹見證我在三個月間從濕潤的鹹魚變成鹹魚乾貨的過程
我也好像很久沒畫這兩隻了……→_→

雅正的姑苏蓝兔:

啊啊啊终于!!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吟昊 昊兔的手绘太棒啦请收下我的膝盖!! @月弓 妻兔的书我放在书柜收藏啦!!信我就不发出来了这是情书嗯。 @右貓mak 右猫太太的明信片太美啦!!!!啊啊!我爱你们!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开车共享人世繁华 
一路走来遇见你们真是太幸运了,让我们铭记海峡两岸这深刻的情谊【什么

畫個簡單的大頭~


這禮拜爬謝李同人文,被李忘生實力圈粉~

雖然作者太太是謝雲流粉

但是讓我對掌門的好感度狂漲哈哈哈哈哈

回頭再復習兩年前劍魔錄的影片

當時覺得gay裡gay氣的

現在戴了CP濾鏡一看……哇塞

平時眉目低垂將情緒收攏得像個得道高僧的師弟

與師兄對招時眼神整個點亮,情意綿綿眉來眼去


真的有一股踐踏初雪的衝動………………(住手)


但是這個CP比雙道長還冷………………


唉,說多了都是淚


因為不想畫蒼老模樣的掌門,所以混搭了造型

摻雜白髮的造型是不經意間撈到的很久很久以前的人設圖(圖三)

臉則是劍魔錄裡面的嫩臉師弟

好吧,我知道不像……那股風情真的太難揣摩……〒_〒


最後再老人講古一下

以前還是個小白的時候

掌門造型就經常讓我聯想到南皇道長

本尊的花哥沒有拜過師(滿級前的方便師徒不算)

但是有兩位形同師父的前輩

這兩位前輩很長一段時間都穿著南皇外觀


第一次有人傳功塞納元丹給我,指點我爬文

第一次的大戰(痛苦的無量宮爬山)

第一次刷五小、第一次當補(有陰影)

第一次的龍淵澤、荻花聖殿

在黑龍沼連釘陣營任務的BOSS

(當時好和平啊~大家排隊打BOSS,還會互相幫忙打加快速度)

每天早起等七點刷新,解滄山洱海的聲望任務

完成漫長的幫會建設(手動打怪收集材料,手動!)

道長們因為忙三次元逐漸淡出

之後台服換約換代理

原本是不保留角色資料的……幸好在各方奔走下成功保住

然而……

直到時限到了,他們還是沒有去保留帳號資料

所以永遠都不會回來了


唉,說多了都是淚

之前做手書的圖。

本來不打算貼的,但想了想……還是放出來吧,

畢竟後來畫的可能連面世機會都沒有(咳咳咳)


是的我就是如此糾結的人……

糾結不能吃,但是糾結可以殺時間。


之前畫手書釋放太多了,沒有蓄積足夠的動能,

再畫同樣的東西深感自割的腿肉難以下嚥,

抱著懷疑的心態必然使過程不夠盡興,結果無法交待,

那還是把腳步放緩一點好了。


就像是戰寶軍械庫跟大明宮時期每個禮拜有動力清三、四個CD,

但是到了永王雙本一個禮拜打一隻便足矣,

現在大概一個月進一次本吧~

但是偶爾捏個臉飛一飛大輕功看看外觀種草帖,

看看設定集野史跟同人,

又會覺得劍三還是很豐富很有趣還有很多部分沒有體驗的,

並不是江湖不見,只是需要換一個形式相處。

(順便抱怨一下,重置版……等得花兒都謝了……)


唉唷好像在交待後事XD

參佰


300fans感謝~

本來想說的很多,寫了又改,改了又刪。

也是因為在微博說了很多啦。

最後縮短成以下:

噴OOC的人,請不要發自介文。

2017-02-13
/  标签: 300
8

墨仙與紙精

白色反射光線所有顏色

黑色吸收光線所有顏色

然而在黑墨與白紙又是相反的情形

同樣的都是一者外放、一者內斂

腦洞一

墨色的步伐隨著挑勾與頓捺,時而輕快、時而沉滯

墨仙與紙精的鬥法

是墨汁先被紙張吸乾?或是紙張染滿墨色?

(然而並沒有後續嗯嗯啊啊的可疑場景)

腦洞二

小智與皮卡丘的關係(……)

灌注靈力的墨色在紙張上游走

使想像具現化,實裝/穿戴附加的能力

(然而並沒有熱血的戰鬥場景)

(也沒有輕鬆溫馨的萬事屋小劇場)

(也沒有換裝遊戲的殺必死)

===============

本來只是想要記下不正經的腦洞

為什麼連顏色都上了呢……?

其實這好像比較像物擬人

一黑一白的拿這兩隻腦補一下剛剛好

總歸是浮光掠影,沒有深入開發的打算啦(・ε・)

這樣看起來好冷。

  對啊看起來……

幹嘛耍冷?

想冷靜一點嘛……

冷下來沒?

好像有又好像沒有……?

================

P1露背毛衣

P2露背毛衣+腿毛


覺得雷是正常的

本來就是被雷到所以想雷回去的產物

哼哼哼呵呵呵哈哈哈……

十虐翻轉(六)

<六虐恩義不復>往歸塵土

溫氏遺族五十多人化作血屍

在第二次亂葬崗圍剿中大顯身手

閃耀太陽圖騰的餘暉

而原本追殺他們的百家

反倒被一群老弱婦孺所拯救

這段劇情每看必淚目

------------

畫的過程爆氣好幾次

現在心情非常灰暗

畫不下去啦!任性!#゚Å゚)⊂彡☆))゚Д゚)・∵

人死了就什麼都沒了

生者的意念再如何強烈

也無法完整代替已經消逝的存在

我去,又虐回來了是不是……

手書混更

連結在此請戳我

=====

整個禮拜像是打了雞血一樣畫,神經病似的。

=====

「自古紅藍出CP,黑白是夫妻」

補眠完回來想話嘮一下……

同星塵目前還是我最喜歡的雙道長同人歌曲,

很對稱,很整齊,

讓我回到到讀原作時讀到「時人贈語:『明月清風曉星塵,傲雪凌霜宋子琛』」,

那個瞬間就讓我喜歡上他們了~


藉這個機會安利一下同星塵啦~

這首歌在B站的播放數很低,讓我覺得很不可思議……

晴愔-同星塵(B站連結)

十虐翻轉(五)

<五虐生離死別>恩了讎結

繼續玩換視角

-----

傳統戲劇中

揚善抑惡的戲碼總是由善良的長者遭禍開始

善方留一枝獨苗背負血海深仇解封成串的金手指

惡方會先絕子絕孫,在黑幕公布後認罪伏誅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

演戲悾,看戲怣

希望2017年看八卦的心態都能像那尊不悲不喜的菩薩

披麻戴孝的喪主聶明玦,心機深沉的家主聶懷桑

是想畫很久的……能把他們畫出來很開心

雖然呈現出來是如此致鬱……<囧

再見,2016。

你好,2017。

----------

第一張是動圖,1.6MB,注意流量~

課多+還在消化CWT帶回來的書

摳一摳很久以前畫的圖混更~~~~


1傲嬌基因淵遠流長

234表情包改的


為什麼沒有一種可以把腦中的畫面直接列印出來的印表機咧?

不亦樂乎?


這兩天去CWT,

整理著扛回來的印刷品,喜悅的心情又一點一滴的浮現上來。

雖然挺累的但還是很開心!


第一天拿到了@右貓mak 右貓太太的認親卡,超興奮的~

右貓太太的手心很暖,氣質很柔和。

拿到認親卡之後我就毫無遺憾的離開那個充滿二氧化碳的會場了……

多塞卡片給我時,我很想說:

「給我給我多給我一些!保證可以幫你消化掉卡片!」

但是還是慫了……實在是……不好意思啊……

希望你在台灣玩得愉快。


第二天場地人潮都比第一天改善很多,

嗯,幸好面基在第二天。

很可惜到攤位時月弓跟冷爭妍的無料已經發完了,

不能cos路人玩問答真是太遺憾了!

虧我還做了各種準備啊啊啊(抱頭)


 @冷爭妍 是位反應很迅速個性開朗外向的妹紙,

全身上下發散發「我很開心」的氛圍很有感染力喔!

無懼於需要頻繁走動的場合,征服高跟的涼鞋,

只能跪了!心中頂禮膜拜之!

祝你幫二哥哥的整骨推拿一切順利。

還有!我絕對不會去背藍家四面漏窗是什麼主題的!

背得起來也不背!→_→


 @月弓 辛苦你了,這麼瘦還要扛這麼多書,

每天記得多吃三碗飯!人是鐵,飯是鋼啊!(強行安利米食)

自從第一眼看到小黃書貼紙我就對它念念不忘,

可以A到小黃書貼紙我真的太開心太滿足了!

剛好也可以把我畫的圖擋起來,

隔一段時間覺得像別人畫的都不敢直視……

偶爾要記得任性一下啦~或者腦補各種小劇情也是很好玩的~


可以跟你們相遇真是太棒啦~

2017再一起玩吧~

2016-12-12
/  标签: 200
13

1、無線網路訊號強度(好像不小心夾帶了什麼進去)

2、星球生命史(特別認真的畫矇眼布)

3、水的三態(啟仁叔比小輩們富有生氣啊)


沒有什麼深意

突然想畫輕鬆無腦的東西

出清一個放了五個月的腦洞

---------------

年底

人性浮躁

生離死別的頻率特別高

邪教,看好TAG

三創(原作背景沒機會讓他們四位同時出現)


其實最原本是想要畫裸體圍裙的柳巨巨

但是我不會畫八塊腹肌,只好畫一畫AVG的四隻

柳巨巨畫風奔放角度不羈是因為他不合群早小伙伴們一個禮拜畫的緣故

-------------------

以後大概也不會再畫渣反相關的人物了

補充一下看原著時對他們的印象

涉及本人價值觀,開放討論,不服可辯


對於沒被我畫到的洛冰河

我是先看魔道再看渣反的

金蘭城的生化危機跟剝奪身體/精神自主權的設計

會讓我聯想到義城篇

冰哥上身的冰妹讓我聯想到薛洋,賣乖討巧的冰妹讓我聯想到同人的薛洋

還有各種現實中家暴的新聞,反正都不是什麼好印象就是了

一定會有人對這樣的類比感到不快

不過這是我當初看文真實的感受……

(「家暴」自覺同詞不當,但是找不到更貼近的詞彙了)

無論以什麼之名,監禁、控制、恐怖情人真的萌不起來

小沈最後「時勢所逼」、「捨我其誰」當了人柱,看得很鬱悶


第一位柳巨巨,很適合當朋友的人

三觀很正常、態度很直接,像是面對明鏡

他對「沈清秋」態度的改變,代表他不是一個腦袋死硬的人

而是取決於對方的人格特質

甚至還可以為重生後的沈清秋兩肋插刀出生入死有如打不死的小強

簡直想跪下來柳巨巨抱大腿!難怪這麼多人想嫁/娶柳巨巨


第二位是沈垣

這種平凡普通老實人又有宅宅特質也很適合當同事朋友

雖然有點小聰明,但絕對不會為非作歹興風作浪在背後捅刀子

朋友出包了還會邊在內心吐槽幫忙收拾殘局

原作自爆逃開洛冰河的控制讓我看得很爽

珍惜生命,遠離病嬌


第三位是沈清秋

到了番外才真正活了起來,而不是透過旁人側寫

雖然渣渣的,但是比起會毀天滅地的,這種還算好一點

至少是針對性的復仇而不是無差別屠殺

沈清秋的傲嬌比例9:1,1的部分只在岳清源面前才會顯現出來

以中二的風格、作死的姿態去試探岳大大的底限

算是我對這個角色的一個萌點

墨香的兩部作品裡,都有一個靈魂被掏空的容器

一個是沈清秋,一個是莫玄羽

很多讀者用「感謝xxx讓ooo可以重生/生存」的想法來看待他們

但若有人對你說「為了ooo你就忍耐吧,我們會感謝你的犧牲」

換位思考看看,如果是你,會有什麼反應呢?


最後一位是岳大大

岳大大的包容力跟偏心值點超高,又是空氣清淨機,還是早死型

是全書裡我最喜歡的角色

原作最後關於他的爆點像是跳樓大拍賣瘋狂大回饋

好感度不漲更待何時?

七九的關係比較像是兄弟家人(想像岳大大搞基有障礙)

有時候面對家人,道謝與道歉的話,反而很難說出口

待失去之後才知道珍惜,為時已晚(雲夢雙傑也是如此)

今天蓝湛解除黑单了吗?(人物设定+本文配图)

感謝月弓包容我的任性與手速

當初在思考手是要放腰上好呢還是放屁股上好呢,考慮了很久呢!

中間去玩那個樂乎介面還有畫背景玩得太太太太太太爽了

想玩樂乎體的歡迎來找我拿PSD檔!不想要也請不要告訴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會畫紅樓是因為……

雖然文章是用簡體發表的,但是我想像的場景還是滿滿的台灣味……

我還想像不知名的產業道路還有xxx縣道的路標的說(◔౪◔)

此生遺憾就是沒有在紅樓度過學生生涯

就畫一畫滿足一下嘛……#゚Å゚)⊂彡☆))゚Д゚)・∵

反正就是很自嗨

好,不話嘮了,看完人設趕緊去當吃瓜群眾

看人對掐互掛真是太赤雞了好看到停不下來

來攤位前記得準備一些鮮花素果糖果餅乾來餵食月弓

CWT day2見囉~~~(揮揮


月弓:

*占了tag真是不好意思!奉上忘羡图以表歉意←並不是我画的。

大家快来观赏 @吟昊昊昊 为<黑单>所做的贡献!!没错这就是她所画的这两人的配图啊啊啊啊!!我要炸啦!!!!!!要上天啦!!!!!!!昊昊拜托接住我!!!!!!!!

感谢她熬夜辛苦帮我完成这幅图呜呜,于是献上有剧透的人物设定来抚慰一下她的心灵,如果是还没看前面的旁友,建议可以不要看。


一个很像连续剧的人物介绍

人物设定

(内有剧情透漏)

※蓝忘机:

噜否笔名:蓝湛。小号:暧暧内含光。过去笔名:含光君(因为用这个名字跟莫玄羽争执而改成蓝湛,所以后来魏无羡忘记了跟他吵过架的事)。出书笔名:含光君。

蓝氏家族企业次子,其实也是个作家,擅长写学术文章,理论内容鞭辟入里,大受教育界好评。为了追逐魏无羡的脚步,在《魔道祖师》二放出风声但魏无羡却消失文坛后,写了一篇《十三载》的文艺小说,大红之后便没再继续出书。魏无羡当初嘲讽他乱用大作家的笔名,事实上就是他本人,之后为了引起魏无羡注意,写了同人《问灵》。玩Lofer的契机是偶然在抱山中学办公室听到江澄和魏无羡的对话,想要以黑单来吸引魏无羡注意。

※魏无羡:

噜否笔名:莫玄羽。小号:求蓝湛哥哥解除黑单。出书笔名:魏婴。

律政江家的养子,父母双亡。高中每天被法条背到差点立地飞升,过程中嫌无聊开始在网络写《魔道祖师》,声名大噪并销售量惊人。毕业后想要找件跟家里不同的事情做,才读了师范学校,本来打算靠写作维生,没想到半路杀出温家人,把他一脚踹开,试图替代他的位置,第二部出书之路遥遥无期。后来偷偷在噜否上连载自己作品的同人文《配肉吃的小甜饼》,结识了蓝湛,欣赏他的文风,无意间发现他黑单自己,很是在意。后来更新都在开车并且专撩蓝湛不务正业。

※江澄:

噜否笔名:晚风宜吟。没有小号,如果发现自己被黑单的话,可能会创出无数只小号报复敌人。

魏无羡成为作家之后就一直关注他的小说,并不怎么想看但还是看完了,对他写的同人也是。

江家律师事务所的主人,非常忙碌,但是百忙之中还是看了魏无羡的小说。后来温晁偷稿出书,则请求母亲一起帮忙打官司。

※温宁:

噜否笔名:琼林。

魏无羡迷弟,以前以为魏婴是女生。

曾在岐山温氏出版社工作,可爱的编辑,经常被压榨,故事后来离开温家,跟姊姊一起创业开了间出版社。

※温情:

噜否笔名:妙手回春。

温宁姐姐,腐女一枚,是个医师。后来负责催魏无羡新版《魔道祖师》二的稿子。

※聂怀桑:

噜否笔名:我什么都不知道。可能有小号,也可能没有。

魏无羡高中同学,本来是警界新人,搜集了许多金光瑶不怎么光彩的过去证据后,把他送进牢里,后来辞官开了古玩店。喜欢看小说,什么都看,连魏无羡出的书写的同人也看,连但蓝湛的同人也看了……估计是默默地最早发现两人基情的吃瓜众。

※Lofer其他昵称对应:

圆滚滚(圆脸少女)、

小苹果(驴子)、

莲藕排骨汤(江厌离)、

小雪目(阿箐)、

霜华(晓星尘)、

拂雪(宋子琛)、

绵绵无绝期(罗青羊)。


温氏内幕:

温氏欣赏并利用兰陵金氏的宣传手段捧红温晁,试图打造下一个魏婴,可惜失败了。

温氏经常压榨员工,自己又没啥实力,只会出翻译作品,所以才想并吞金氏来出书。

下场当然是被金光瑶和羡羡干了(-.-),金光瑶又被聂怀桑给干了。这是一个人吃人的世界(。)


*这张是最终回的假噜否介面,几可乱真啊啊啊上面还有小陈情跟小避尘呢!!



*最后,我会参展CWT44,有在台湾的朋友欢迎一起来共襄盛举,摊位在第二天的U32!

来的话请让我来考考你对魔道了解多少(≧∇≦),来玩问答吧来嘛!!


今天蓝湛解除黑单了吗?(完结外篇)

喔耶~最下面的圖混更d(`・∀・)b



壯士來CWT44找我們玩喔ヽ(∀゚ )人(゚∀゚)人( ゚∀)人(∀゚ )人(゚∀゚)人( ゚∀)ノ

月弓:

完整文章目录:00

注意:可能有自high或ooc嫌疑。



「请交换戒指。」

白如葱根的手指匀长,优雅地捻起一枚精致的银戒,繁复弯曲的纹路中段嵌了一枚钻晶,在灿金的日光下反射着璀璨如星的晶亮。

另一只修长的手伸过来,骨节分明而肤色清淡,十分刻意地晃了晃无名指,下一刻,那根无名指便被套上了戒指,婚戒沿着他手指的弧度溜了上来,像是一颗手中流星。

魏无羡抬头看蓝忘机,对他一笑。

蓝忘机握住他的手,抿起的唇有一霎那弯成了虹弧。

魏无羡重重回握,欺近他,总觉得怎么样都看不够。

司仪带口音的中文喊了句礼成,可这一对新人似乎被时空静止似的,居然都不动了。

观礼席突然有声音大喊:「舌吻!舌吻!」

啪啪的两声,那声音立即被打没了,红毯尽头的两位新人目不斜视,丝毫不介意这人的鲁莽,甚至觉得很受用。几乎是同时,两个人攀上对方吻了过去,轻柔的钢琴声伴随着缠绵的吻雨流泻而出,在这一方晴空跳动着暖意盎然的音符。

两人携手下台,领着宾客们经过了露天花廊,浩浩荡荡来到湖边设置的桌席一一落座,蔚蓝的湖水波光粼粼,与长天如泼葴的蓝共一色。

魏无羡牵着蓝忘机走过聂家席位的时候,轻笑了一声。

「怀桑,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是这么贫?」他拍了拍他的肩,怕被聂家大哥听到,凑近悄声道:「长愈大愈不服你哥哥管教啦?以前我记得你很听大哥话的。」

聂怀桑坐得笔直,那边聂明玦正在低声跟蓝曦臣说话,见他没注意这边,才说:「又不是小孩了……我前阵子瞒着大哥偷偷开了骨董店,他知道了也没说什么。」

魏无羡挑眉,「不做警察了?你大哥真没生气?」

聂怀桑勾起笑,「不做了,大哥可能还在因为金老板的事情生气,我不干了他也没说什么。」

魏无羡笑道:「因为你端了金老板一锅吧?他们是多年的老友了,可你的确又做得没错。还好我官司打赢之后,没回金氏出版魔道二,不然,我又要因为金家的事被牵连了。」

聂怀桑点头称是,「所以打官司那一年我一直在暗示你别回去啊。」

蓝忘机捏了捏他的手,魏无羡会意,直起身子,「我先到台上那边去说几句话了。刚才你的『吶喊助威』很可以啊,多喊几声。」

聂怀桑嗫嚅道:「别啊,我大哥会打死我的。」

两人走到红毯另一边,魏无羡拿起麦克风,宣布道:「谢谢大家来参与我们的婚礼,既然餐食都上齐了,我就不多说废话,大家别客气,尽量吃。当然,我们也不客气了。」

魏无羡把麦克风放下,又和蓝忘机大肆拥吻起来,台下传来惊呼,蓝忘机捧着他的脑袋瓜,冰雕玉琢的面容一点一点解冻,金黄色的阳光把他俩镀得发亮。

幸亏蓝启仁忙于工作没有参与婚礼,否则哪禁得住这个场面。

倒是江氏一家都脸都僵了一半,只有江厌离老神在在,喜孜孜地为家人布置刀叉和筷子。

虽然婚礼采西式,但餐点却是中西合璧,魏无羡打了一年官司,赢得的赔偿金都拿来租加州的房子,两人作为作家也有不少存款,才一起办了这场婚礼。

江枫眠半晌才突然没话找话道:「这婚礼还真是随性,跟阿婴的个性一样。」

虞紫鸢神色不悦,似乎觉得这一切非常荒谬,不停地举杯喝酒,一旁的江澄神色较缓,却也没少黑。魏无羡带蓝忘机来江家的那一刻真是历历在目。

那时他们只是知道魏无羡有个对象,却不知道对象是个男的,要不是江厌离事先给父母打了不少预防针,估计他们的表情会更匪夷所思。

「叔叔、婶婶,我出柜了。」魏无羡难得正色道,「希望你们能成全我们。」

江枫眠迟疑地唤了声他的乳名,「阿婴,你们可想好了?」

两人相视片刻,同时点头。

另一边正在绷着脸倒茶的虞紫鸢把茶杯斟得老满,流淌到地上而不自知。

蓝忘机第一次见江家父母,就是这么诡异的局面。

虞紫鸢帮忙魏无羡打官司,照理说对她而言这一切应该是有预兆的,只是她不知道魏无羡居然这么明目张胆地一句不说就把人带回家。

后来蓝忘机走后,她把人叫到魏长泽和魏藏色的灵前,一棍子把他打跪下,魏无羡长大后就没受过罚了,眼下猝不及防,只能跪着许久都没有反应。

虞紫鸢平时虽然泼辣,但观念非常传统,她只说了一句话:「你对不起你的父母,等你向他们赔完罪,你才有资格和他在一起。」

以前她说一句,魏无羡肯定要顶十句,可现在他生怕惹恼了她,两个人就要受些波折,只好虚心受教,在父母的灵前磕头。

虞紫鸢用棍子推高他的下巴:「你可知道为什么?」

魏无羡循着她一贯的思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和同性交往,不能传宗接代,是为不孝。」

虞紫鸢点头,抽了棍子就走了。

那天,魏无羡老老实实在魏长泽和魏藏色的灵位前面跪了一夜。隔天走不了路,还是江澄来背他。

所以,江澄现在只有一个小小的愿望,就是希望魏无羡能收敛一点,不要再惹恼他母亲了,不然每次收尸都是他,特烦。

当然,他的这点希冀从来没有实现过。

那边台上魏无羡正拉着蓝忘机跳起了狗啃似的华尔兹,边上聂怀桑半醉着喊道:「入洞房!入洞房!」

下场当然是被聂明玦拖回了餐桌去。

提琴声悠扬的响起,因着魏无羡没学过男方领舞,领得歪歪扭扭,蓝忘机只好转为扶他的腰,一个旋身,立场对调,换他领舞。

魏无羡笑弯了眼,调整好架势,与他一连舞了整串的华丽步法。

蓝忘机轻声道:「敬酒。」

「得了吧!作老师时候没少被敬酒文化折腾,怎么结婚了还来?」

蓝忘机:「是天子笑。」

红酒饮完,方才换了中式餐点,天子笑也被盛了上来,只是魏无羡一直在这里跟蓝忘机跳舞,根本没注意那边餐桌是圆是扁。

婚礼是蓝忘机作主的,他没想到他竟然能老远把天子笑从姑苏运到美国来,想起从前种种,不禁有点鼻酸。

蓝忘机抬手摩娑他的脸,用眼神示意他看旁边。

聂怀桑握着两杯子酒,笑脸盈盈地看他们。江澄神色紧绷瞪着魏无羡,像是魏无羡欠他八百万,彷佛他手中杯子里装的不是酒而是汽油。而温宁和温情也捧着天子笑的酒瓶子,一暖一锐地围观他们。

聂怀桑笑道:「朋友,拚酒吗?」

乐声止息。魏无羡眼底蒙蒙水光散去,「怕你们不成!」

 

 



 旁友,上车吗?

(看完记得回来啊)

 

 


 

 

又过去一年,蓝忘机完成学业以后,两人一道回国,迎接了第一本全新的《魔道祖师》二出版。

两人来到蓝忘机当时第一次看到《魔道祖师》的那间书店,买走了《魔道祖师》二。

「以前我出版第一部的时候,也是像这样来买自己的书。」魏无羡笑着翻阅,「啧啧,情姐把关的质量真是精致的没话说啊!」

蓝忘机捻开书页,「的确是没话说。」

两个人因为打官司,又经常在作家访谈同进同出,已经有不少人能认出他们,所以他们这趟打扮得相当低调,魏无羡还戴上兜帽,两个人一起在店内的沙发椅上翻阅书籍。

《魔道祖师》二的作者处,印上了两个作者名字。魏婴和蓝湛。

俩人一起联名出的书,竟也当真完成了魏无羡当初的夙愿──与蓝湛联名写文,不止写文,还出了书。

魏无羡感到很圆满,笑得美滋滋的。偷偷瞥了一眼正在静静看书的蓝忘机侧脸,他的容颜好似永远都会这么美好。

他打开久违的Lofer,发现两年前他发完小甜饼完结篇以后,还有不少人艾特他,点进去一看,魏无羡笑了出声。

彷佛被感染了笑意,蓝忘机神色柔和,「在笑什么?」

魏无羡把手机递给他看。

 

※Lofer

 

作者:妻兔月弓

【名人/忘羡】同人《魂牵梦萦》

 

魏无羡浮在半空。

乱葬岗上群魔乱舞,最近把不少过路人吓得半死,不少道者难以镇压,无功而返,甚至深怕此处的鬼王作祟,一溜烟逃了去。

 

教主我喜欢你呀!

就算你是速射王我也喜欢你呀!

 

魏无羡一袭黑衣,百无聊赖地咬着幽界的苹果,跟他一样也是半透明的。

 

教主,看我,快看我!!

教主,夫君啊啊啊啊啊啊啊!!

 

忽然,在他面前伏地的鬼喽啰突然作鸟兽散,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来者为谁,眼前就落下一阵雪幕。

 

教主,我好喜欢你啊!!!!!!!!!!!

 

魏无羡旋转飘移,一下躲过了这波攻势,他定睛一看,一片雪白衣角扫过视野。

 

教主么么哒!谢谢你的帮忙,我永铭于心!!!!!!!!

 

来人一双浅淡如珀的眸凝眸而瞋,冰蓝的长剑对准了他。

「蓝湛,你看得到我?」

 

……

 

──────────

热度(33) 评论(5) 分享 推荐

 

魏无羡啧啧道:「看来这种告白方式已经蔚为流行。」

蓝忘机眉角一抽,略有点想扶额,「你没有注意到名字?」

魏无羡:「什么名字?」

蓝忘机:「忘羡。」

魏无羡又瞅了下手机,「看来我们俩很相配的事情也广为流传了。」他搂住蓝忘机,「哎呀,下回要不要试试写写我俩的同人?反正书已经出版了,暂时没有截稿压力。」

蓝忘机警告,「魏婴。」

知道魏无羡一写同人文就是肉,内容他很乐意实践,但并不乐意与人分享,何况他的号早就被知道了真身。

似是看出了他的意思,魏无羡道:「我可以用小号发文啊!」

蓝忘机把他拉到了书柜后的角落,用身体困住他,「不准。」

魏无羡用指尖在蓝忘机胸前打转。

「蓝二哥哥是不准我写呢?还是不准我发?」

「都不准。」

「好吧。那今天晚上蓝二哥哥什么也不能干啰。」他侧头摊手,无可奈何状。

蓝忘机垂眸,被魏无羡凑近的脸蹭了蹭,一股若有似无的气息在他鼻前飘然飞舞,额前嘴前都有一股痒意,撩拨得直达心头。

本来他都想松口了,谁知道一通电话扰乱了魏无羡的计划,他接起来,那边温情的声音在咆哮──

「魏婴!我不是说过没我同意不准在Lofer上发小黄文的吗?!!!别以为你用小号就不会被扒出来。你让我怎么跟读者交代啊!!!」

魏无羡摸摸鼻子,明明读者爱看得很啊。

挂了电话,魏无羡只觉得圈住自己的人变得寒气森森。

「魏、无、羡。」蓝忘机一字字道。

他退无可退,不小心碰掉了一本书,「我、我也就写了拉珠Play罢了,这种道具很常见……啊!」

蓝忘机迅雷不及掩耳地往下揉了魏无羡一把,他腰身失控一软,差点跪了,蓝忘机接住他,一把抄起他膝弯,在书店阅读区的客人们注目礼下,华丽丽地离开了。

他笑得清朗动人,「呀!蓝湛,蓝忘机,蓝二哥哥!你想干什么?居然一下就轻松抱起了我,真是太厉害了!哎呀,饶命呀!还有人在看呢。」

你这不是很开心被看么……

「啊,那不是魏婴和蓝湛吗?我竟然才认出来!」

「他喊这么大声你是该认出来了……」

蓝忘机把书店里的骚动抛在了脑后,搂紧了胡乱扭动却抱他抱得老紧的魏无羡。

「蓝湛!你这是带我去哪啊?」

蓝忘机微微一笑,如初春融雪,四周风景彷佛都黯然失色,魏无羡看他这样,倒有点舍不得亲他了,极力忍住了想非礼他的冲动,怕这个笑就这么吻没了。

「是该好好罚你了。」

他的笑没停,反而变得意味深长。

等魏无羡遭殃之后,才揉着屁股幽幽地发现,原来他用小号发的小黄文,早就被『暧暧内含光』点过心了。

还能好好写文了吗?!

 

《今天蓝湛解除黑单了吗?》外篇完。

 




深夜放送:

不羁教师羡羡和Lofer避尘陈情拟人!(深深觉得这文就是个撸否的广告)

感谢 @吟昊讀條中 大力配图!! @雅正的姑苏蓝兔 夫君快来抗抗!!(羞跑)

小陈情跟小避尘!萌!我喜!!(陈情是拿刀设定)






月弓碎念:

这篇文章写到今天,有些话真的不吐不快。

我写这篇文真的不图什么,就只是刚好有脑洞蹦出来,想把它完成而已,第一次发文时很忐忑,深怕不被接受,或是被大家骂写得烂之类的,总而言之,我其实不安到甚至只想私下写完就算了。

整篇文写到一半我才敢发个前两篇,想说即使不被接受但至少我有勇气跨出第一步,发完自己都不敢看回响,隔天甚至想删文。后来看很多小夥伴给我评论和比心,我才决心为了这些夥伴继续写下去。

我爱忘羡,也很喜欢写文,更喜欢和大家互动,我发出来的东西都是一片赤诚,一切说穿了都是因为爱。如果你觉得我写得不妥,ooc之类的,尽管公正公开正面上我,虽、虽然...我已经是教主的人了(羞),我还是会斟酌接受。甚至你不爽我私信我都可以,咱们来怼个酸爽,我们明人不干暗事,有什么疑惑尽管来问我。魔道圈赚不了钱,大家又能图什么呢?

若真看不顺眼,我所到之处你全把我拉黑了就是了,就和我这篇文一直在表达的事情是一样的。除此之外,我并不是你的敌人,也不会危害你什么。

嘿,旁友,如果你想开了,我们就来一起对付共同的敌人不是更好?老欺负我大忘羡亲友的大有人在啊!!!

p.s.强烈发问!!!请问有没有人要去cwt44!!!来面基吧旁友!!!欢迎投喂我零食糖果啊啊啊!!!
另外,没错<魂牵梦萦>是我下一篇文的标题!


 @月弓  @月弓  @月弓  @月弓  @月弓  @月弓

拖過半個月不好意思……

剛好遇上那檔事

所以!一定要先肝這張給你!ヽ(`Д´)ノ

希望一切否極泰來(๑•̀ㅂ•́)و✧

如果覺得虐,一切都是錯覺╮(╯∀╰)╭


本來我也想畫柳巨巨的,但是沒空了……

以後有機會再畫………………_(:3 」∠ )_


========

11月18日上傳綠萼梅版本

十虐翻轉(四)

<四虐國破家亡萬骨枯>溫氏殘暴眾人戮

(圖大可戳)

若把封閉系統比作一枚硬幣

溫氏在人頭的一面,射日勢力在數字的一面

正面的溫氏國破家亡遭剝奪

反面的射日額首稱慶強略取

一體兩面無法分割

至於硬幣薄薄的厚度,就是吾等凡人

在射日之征裡被戰爭波及毫無姓名的母女

在爭奪的過程中,就像飄落的紙錢,連翻滾的姿態也無法自控

=====================

如果可以的話很想再加一堆人

從梧桐樹上翻落下來

中間有人在拉人向上、也有人在拉人墮落

最後成為堆積如山的枯骨

但是途中一個圖層出錯進度倒退了

實在沒什麼耐心按著畫了

大家想像腦補一下就好(喂)


畫的過程有群裡的孩子向我問了一些比較敏感的問題

頗有感觸

正好與這張圖的意識型態相互呼應

也是有緣


本人不會安排空間,只會堆畫面

用一種吃到飽的心態,把想吃的都夾到盤子上了

盡量做到每個角色物品都是有意義的

如果看了之後有什麼看不懂的、

或明白了什麼、

或想確認什麼、

或著讓你也跟著鬱悶了……

歡迎回饋給我!留言給我!我會很高興的喔!!!

被樂乎吞的內容請往P站(戳這


為什麼我可以這麼話嘮?ಠ_ಠ

我愛話嘮,話嘮使我快樂ಠ_ಠ

看在我這麼話嘮又被翻車的份上給個評論嘛好噗好ಠ_ಠ


1、阿飄與僵屍的星嵐

鬼火就當作阿箐吧~這組還是東方風味的好

選角如此的適合,半刀半糖的(捂心口


2、吸血鬼與骷髏的忘羨

吸血鬼的造型與藍家披麻戴孝的顏色剛好是相反的

羨羨穿的是上面有骷髏圖案的斗蓬

配合原著曾經穿戴斗蓬與沒有身體的設定


3、南瓜怪、小矮人、惡魔的三尊

紅黃藍三原色(〃∀〃)

聶大哥總是很兇的樣子,像南瓜怪的表情

再者南瓜頭聯想原著肢節的設定(…

接著是玩一下瑤妹身高梗,不玩人生有憾

在Q版裡玩已經很友善了!ヽ(*´∀`)ノ

最後的澤蕪君,天使的相反是恶魔

不知道為什麼他變成這個COS系列穿最少的人


4、拂雪╳霜華 劍擬人

骨架來源:ISBN 978-986-331-131-7

剛看完加貝太太的劍擬人後,群裡的傅清歡點的車

努力與加貝太太的設定區隔了(跪

擅自玩梗再跪一次(噗通一聲


邊聽【應承故人歸】邊畫火車便當

其中歌詞「拂雪應知故人魂太重」不小心契合了(´_ゝ`)

如果有雙道長開車障礙的人(如我)

快來加入劍擬人的行列吧(*´ω`)人(´ω`*)


私設年下

哽咽的叫著前輩進行不可描述什麼的(◔౪◔)

霜華劍身是冷的,對比拂雪就是暖的

剛好跟主人的體溫是相反的(捅自己刀子

拂雪一撮白毛來自於黑白的劍穗

說實在的那根本就是雙馬尾喔所以我就給他畫了哈哈哈哈哈

可惜劍穗沒成對,雖然能同框已經是天堂d(`・∀・)b

不夠香艷不好意思~香艷的事還是交給忘羨吧~


最後宣傳一下充滿蛇精病(讚嘆意味)的摳摳群~

白雪觀大澡堂~

待在裡面好有安全感~

( ゚∀゚)アハハ八八ノヽノヽノヽノ\ / \/ \

我覺得我有需要閉關一下不然十虐翻轉進度好慢

十虐還在畫,但是畫得好慢沒耐心(◔౪◔)

然後有一丟丟的副產物,圖一時爽

大家隨便看看隨便笑笑就好


同人創作不是在工作賺錢

第一是表達對作者作品角色的喜愛

第二就是自娛

第三才是娛人

自給自足之餘尚能利己利人是我心中的最高境界

大家收拾收拾戰場,回頭產糧比較要緊喔( ´•̥̥̥ω•̥̥̥` )


1、啾啾啾

骨架直接拿工具書的,ISBN 978-986-331-664-0

特別選了一個沒什麼體型差的

一個屁股很翹,一個摟著屁屁,很基情很公平

( ゚∀゚)アハハ八八ノヽノヽノヽノ\ / \/ \


2、你笑我也笑,大家笑呵呵

雖然很像在看螢幕前的你、或是你、還是你

但很可惜,他們眼中只有彼此

談天論道時收不住笑意的宋道長,還有發現到的小星星

( ゚∀゚)アハハ八八ノヽノヽノヽノ\ / \/ \


3、十月十日叫萌節

當天半夜突然想這麼畫就畫了

全部梗都答出來的人可以跟我點一張圖玩兒

( ゚∀゚)アハハ八八ノヽノヽノヽノ\ / \/ \

壹佰

就這麼巧

從我發第一張圖到現在剛好三個月

剛好一百follow

放個圖紀念一下


感謝follow的小天使們

感謝跟我互動的太太們

感谢你們關照這個每天遺失手感又狀似精分的人

===========

你們這麼關心車……

其實我參考書買了圖找了資料夾開了

但是我還需要一點心理準備的時間你們懂的(,,・ω・,,)

2016-10-08
/  标签: 100
9

十虐翻轉(一~三)

刀子吃多了,不嗨森

所以將同人十虐的各種BE全部扭成HE

<>括號裡的是原本的十虐後面是我加的打油詩(?

力求簡單粗暴,但不保證甜度

歐歐吸亂舞預警ヾ(*´∀ ˋ*)ノ


<一虐美人遲暮>共白首,同盼顧:

你美他美大家美,美人白首還是美

本來是想做個家譜意思意思一下

但是青蘅君跟他老婆連個名字都沒有

只好放棄了


<二虐愛恨糊塗>情再復:

讓這兩隻坐著吃飯喝酒是我的執念~

既然是愛是恨都是一筆糊塗帳

不如拋諸腦後浮一大白


<三虐知己成陌路>全為基情故:

知己→陌路→魂聚→基友

明月清風蒙塵,傲雪凌霜折枝

鏡頭越拉越遠,燈光越來越暗

枝影搖動、落英繽紛

一個拉燈的過程……


為了不破壞樂乎這個充滿文青氣質的小空間(…

畫的過程產生一些有毒腦洞放在微博

盡量兩邊的內容不相同(^ρ^)/

【進團一次就瞎眼】同居情緣裡的一家三口(๑´ㅂ`๑)

感謝親媽秀秀創造出這麼溫柔的人物~

感謝屁股教教主賜予曉星塵、宋嵐、阿箐簡單踏實的幸福~


最近喜歡的雙道文都完結了

標雙道長TAG的文也快被我爬完了

即將斷糧。・゚・(つд`゚)・゚・


=========

感謝給小紅手小藍手的小天使們

願這一家三口在你我心中永遠是沁著一段笑意的模樣

表達不及原文十一

大家多看文,多留言

太太每則留言都會回,可萌了

左邊冬暖曉宋,右邊夏涼宋曉

節能減碳永動道長(…

歐歐吸不用錢,不甜包換不接受退貨(…


雙道長的糧太少了,好多虐的

只好自割腿肉

結果畫得好卡…搞不好畫車圖還不會這麼卡→_→

少女心這種東西

一開始就沒有,還是不要假裝曾經擁有(遠目


畫的途中還當了兩回媽媽桑知心姐姐

妹子因為情緣玩到不開心

其中一個準備把渣男的大CW扔地板……

深深感覺自己真的老了老了老了了了了…………………………

右邊

文字遊戲

搜同人近三個月的牢騷或吐槽

單箭頭、斯德歌爾摩症候群、三觀

角色粉切割角色或狀如精分…

槽點族繁不及備載

如果全部倒出來會顯得我更二更廚(目前已是既二且廚


左邊

我愛阿箐~阿箐使我快樂~

不會畫軟妹,反正箐哥不軟

已戴癡漢濾鏡,盡力了……


下面

兩張是問卷

萌點那張邏輯很混亂

角色個性與行為、關係性、情境場所、情節、對白

全都混在一起談了……

中秋節快樂喔!

雖然又晚了一天,還是強行中秋節快樂喔!

不然就…中秋連假快樂喔!(泣


第一張有人

第二張沒人

第三張沒人,但是有月相


花了整整一天加人覺得還是沒人比較好看……

本來是想要同時有四季+月相的

但是套在有人的畫面太混亂了……


場景參照~劍三

洛道、徽山書院、金水鎮、馬嵬驛

天空自己用編輯器置換的

種草種樹很好玩,但是真的好累啊~


最後吶喊一下

想吃烤地瓜~~~~~

想娶一個會烤地瓜的傲雪賢妻~~~~~

啊~~~~~>o<

魔道中人in劍三世界

一切設定都在遊戲內,最多到系統查封(……

自娛自嗨,切勿深究~

圖大請辣手戳之,高1200px,關愛老花眼人人有責


每天掛網看自家花哥轉筆

只是畫個轉筆的姿勢就多這麼多腦補

可見手速太慢惠我良多


錯字已改,感謝小天使,麼麼噠!

(從評論看我的智商多麼捉急……QAQ)


最後吐槽一下

要COS角色可以,可以在外觀/稱號/公會上多用心一點嗎~

看到定國/破軍門派外觀的毒哥江楓眠真是辣眼睛!

《死前留言》(3頁)

從人不像人,到真的變成死人……的獨白……

角色歸親媽,OOC歸我


【警告】

含有令人不快的內容

傷春悲秋內心戲,沉悶、負能量、噴血不用錢

有臟器外露與自殘畫面

請作好心理準備

血壓高的看之前記得先把藥準備好


【提醒】

圖片超大注意流量,每張約600K/高2000像素

電腦請手動戳大,再查看原圖

手機看請上下滑動,圖太長……


【話嘮】

*想吃肉又不會畫車圖,只好往另一個方向發展

*已經被掏空,既虐且爽覺得自己有如抖M

*太過負能量了自己都需要緩一緩

 尤其畫到需要參考解剖圖那裡……還有那堆黑漆漆的鬼手……

*對公鴨嗓少年黑轉粉,因為最好畫!


【繼續睡前話那個嘮】

【關於宅男悲歌莫玄羽的腦補】

*第一位成功登入WIFI的魔道人

*其實資質很好魔道世界的真理就是顏值代表資質

 但是老爸是渣男,以致於入門太晚

 加上金家人押寶金光瑤

 所以被冷凍,靈力低微沒有結丹

*在金光瑤眼中,莫玄羽是一位穿著PVE藍裝的紅名

 莫玄羽曾經很仰慕金光瑤,當然最後幻滅了

*金光瑤利用庶出的共通點,對莫玄羽養~套~殺~

*經歷金家權力鬥爭與亂魄抄的影響,瘋了被扔回莫家莊

*若以金子軒死後接回金家時十四歲計算

 其實死前差不多三十歲了?!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但是自殺可以遠離痛苦

 莫玄羽沒有把握獻舍會成功,它只是一個儀式,擁抱死亡的


【關於夷陵老祖魏無羨的腦補】

*生前忙於銷毀陰虎符,沒時間挪腿到洞外群嘲吃瓜群眾

*生前忙於銷毀陰虎符,沒時間吃飯,成為紙片人

*有一種說法是,人與鬼活在相同空間,不同次元

 沿用這個假說,萬鬼反噬的魏無羨,被強行拉到另一個次元

 保有意識(知道自己作古多年、知道沒人燒紙錢)

 但是處在資訊無法流通的環境,也沒有行動的自由

*其實可以模擬魏無羨被發射上了太空,成為一顆WIFI衛星

*因為死前的腦波「叮~~~~」的契合了

 莫玄羽便透過專屬的通訊協定,成功連上WIFI,可喜可賀~


【關於掰著花瓣叨唸是他不是他的江澄的腦補】

*小江宗主對魏無羨有殺意

 做不到保住人,但補尾刀+收屍,江澄自認為還辦得到

 所以鍋不是人家安上去的,他自己搶著背

*奈何腿太短+讀條技能的秘笈沒吃完,來不及爆玉石

 殘血的魏無羨就被敵方紅名開仇殺尾刀了

 殘血就不要硬上三毒指了啊!人頭就這樣被搶了!!

*「江澄又驚又疑,驚的是魏無羨突如其來的七竅流血的慘狀,

 疑的是這是魏無羨裝出來遁逃的法子……」

 就當作是裝的吧,這樣才能說服自己,那個沒心沒肺的人還在

 然後抽打任何一個像魏無羨的人


太睏了,就這樣吧……(揮揮

  1/2  
迷戀魔道中。主食白雪觀一家三口,副食忘羨。